Project | The Unbearable Games of Life

Dodgeball_opt

Cheng chi ming likes to play dodgeball, Graphite on paper, glass ball, plaster, water melon, coins, steel ball, movie clips on CRT , newspaper photocopy, 2010, Dimension Variable
鄭志明愛玩閃避球,石墨紙本、玻璃球、石膏、西瓜、硬幣、鋼球、電影片段、報紙影印本,2010,尺吋不定

 

 

 

 

 

 

 

 

 

 

 

HAD_Image_Carl_opt

Bring Indestructible Bust of Dr Bateson Wright back to central school

2010

Aluminium flow chart ruler, graphite on tracing paper, Bingo toy set, text and questions in chinese ink and correction

fuild on wall and windows, casted wax sculpture of “Dr Bateson Wright", school uniform, steel constructed bed, soft

dolls, painted blackboard, inscribed bamboo sticks, zinc school bag, white canvas shoe, slippers

Site-specific

Dimension Variable
帶 Indestructible Bust of Dr Bateson Wright 回到中央書院

2010

鋁製流程板、石墨牛油紙本、Bingo玩具、墨及塗改液文字及問題寫於牆壁及窗、Dr Bateson Wright

倒模蠟像、校服、鐵碌架床、布公仔、學生枱、竹籤、鋅鐵書包、白布鞋、拖鞋

場域特定

尺吋不定

 

retouch3_opt

retouch4_opt

retouch1_opt

我繼續探討博弈論,以自身升中派位的經歷,

其時因太多同學的相同選擇而改變原先之第一

志願,此決定策略地影響了隨機變數令我升上

皇仁書院,並因緣際會地來到中央書院(皇仁

書院前稱)舊址展出藝術創作。

「騫翁得馬,焉知非禍」,升上皇仁書院,我

成為國父孫中山的校友,卻遇上人生的第一次

重大打擊和挑戰,是命運的必然嗎?我以電腦

程式流程圖創作回應。

二次大戰日軍佔中央書院大戰後書院一場火燒

毀了中央書院一切所有,只剩下第二任校長 Dr

Bateson Wright 的石雕像,現放於皇仁書院入口

大堂。

傳說此石雕稱為 Indestructible Bust of Dr Bateson

Wright,是因為日軍見人像之神氣而揮刀斬

之,卻只破其額及鼻子,及後戰火亦沒有令它

倒下。我將 Dr Bateson Wright 的石雕像修補並

倒模,帶回到中央書院舊址展出。

我能來到中央書院舊址展出藝術創作,是偶

然,還是命運的必然?

如果我沒有改變原先之第一志願,沒有升上皇

仁書院,如果……

 

 

 

 

Bingo_opt

 

 

 

 

 

 

DSC_1666_opt

 

 

 

 

 

DSC_1668_opt

DSC_0419_opt

DSC_0485_op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